开发婴儿大脑非要赶早吗

为什么都说智力开发非得赶早呢?这是因为人的大脑在0-3岁幼儿期发育最迅速,在三岁时脑重就接近成人了。因此,才有了这样的说法,早教才会如此受人们重视。下面就来看看一些专家的实验,了解婴儿的大脑是否需要赶早开发。

哈佛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凯根做过一个实验,给一群4个月大的婴儿每20秒看一件新玩具,不停地看,结果发现:有些孩子喜欢新奇的东西,很高兴;有些孩子不喜欢,号啕大哭。他又趁这些婴儿不注意,在他们背后弄出很大的声响,那些喜欢新奇事物的婴儿会转过头去看发生了什么事,而那些不喜欢新奇东西的孩子则吓得大哭。

凯根推测这些退缩的孩子的杏仁核(大脑皮质下一个类似杏仁状的神经组织,是情绪的中心)过度活化,新奇东西和大的声音财他们来说是过度刺激。大脑中的杏仁核侦测到不寻常、有威胁性的事物时,会活化起来,这条神经回路活化程度低的孩子个性比较外向、好冒险,活化程度高的则较易害怕退缩。

多年后,当年被凯根认定为杏仁核过度活化的孩子已长大成人,他把他们重新找回实验室,扫描他们的大脑。结果发现这些孩子(应该说大人)自勺杏仁核仍然对不寻常的事物过度反应,跟他们小时候一样;但是大脑却能透过已经发育完成的前脑,以理智的方式处理这些过度反应。所以以前很害怕、会退缩的孩子有 70%发展成健全的人格。

也就是说,虽然神经结构还是一样,但是大脑通过后天的学习,可以用认知的方法改变先天的设定。

有一种草原田鼠,住在丘陵区的是一夫多妻制,住在草原区的是一夫一妻制。实验者用核磁共振扫描这两种雄性田鼠,发现一夫多妻的雄鼠在掌管空间记忆的海马回后端比较大,因为它必须记得太太们是谁,住在哪里;而一夫一妻的雄鼠就没有这个必要,因而较小。我们看到,大脑会随着功能的需求而改变里面资源的分配。

另一个研究也发现:在沙滩做窝的海鸥很能辨识自己的蛋,如果把别的海鸥的蛋放进它的窝,它一看到便立刻用喙推出去;但是筑巢在悬崖上的海鸥,因为不必担心混淆,就没发展出这种辨识能力,即使把乒乓球放进它的巢,它也照孵不误。这些研究让我们看到先天与后天的交互作用,环境可以作用到基因上,环境可以影响先天基因。

人的大脑是环境和基因交互作用的产物,我们不是只受基因的指挥。

还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动物身上有制造维他命C的基因,它们不吃蔬果也不会得坏血病。在没有冷藏库之前,远洋航线的船员几个月看不见陆地,吃不到新鲜的蔬菜,常会得坏血病。我们的祖先是从动物演化而来的,远古祖先们身上也有制造维他命C的基因。人类定居下来后,可以吃到新鲜蔬果,就没有岿要再保留这个基因了。那时候祖先绝对没有想到后世子孙会发明轮船去航海。讲到这一点,中国人的聪明才智的确高人一筹。郑和下西洋时,也是一走几千里,但是他在船上发豆芽,豆芽可以提供维他命C,解决了坏血病的问题。

人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大脑的可塑性有很大的贡献,人类不停地适应外界需求,改变着大脑的结构。

物种的演化很慢,但个体的改变却是很快可以看见的。最近有一本新书讨论网络数字化时代的来临,已经在孩子的大脑上留下痕迹,科学家已经看到大脑神经回路因此而改变了。起跑早晚都能赢

现在的家长们-分热衷一些开发、早教之类的寅传和活动,产生一种普遍的共识:学习上的事越早越好。尤其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已“领先”一步了,生怕自己的孩子起跑晚了输掉人生,对不住孩子,所以趋之若鹜。

其实,在神经学上没有“输在起跑线上”这回事,实验已找到终身学习的神经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