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头内陷妈妈的母乳喂养心事日记

不论是网络还是过来人妈妈的言谈中,我们都知道母乳喂养的好处,给予宝宝最好的爱就是能够亲自母乳喂养,这样多了跟宝宝的交流的时间,也是真正能体会到做母亲的喜悦,看着宝宝在怀里乖乖吃奶,这一刻,全世界都不重要了,但是下面这位乳头内陷的妈妈却因为乳头内陷的缘故而无缘哺乳宝宝。

所有人都知晓母乳喂养的好处,绝大部分的妈妈也正是如此实践着自己的信念。只是,为何奶粉还能大行其道,这个问题曾困扰了我相当一段时间。终于,在我的乳头被小宝宝咬破,他弃我而去直奔奶瓶的刹那,我意识到,给宝宝喂养奶粉的背后,总有些心酸和无奈。

早在怀孕之初,我就深信宝宝生下来以后肯定是喝我的母乳长大。众所周知母乳营养全面、能提高宝宝的免疫力、有益于婴儿的大脑发育。同时对哺乳的母亲来说,更能促进子宫收缩并减少产后出血。加之经济、环保、省时省力等现实因素,母乳喂养成为我产后毋庸置疑的选择,但意外情况的发生却让我手足无措。

产前,我的一只乳头被医生确认为“内陷”,并断言在接下去的哺乳生涯中我将“吃大苦头”,当时我深不以为然。不就是稍微短那么一点点嘛,何至于就影响了宝宝的进食呢!但医生“吃大苦头”的预言不幸成为了现实,并掀开了我哺乳的血泪史。

记得曾有位剖腹产的孕妇形容,宝宝吸奶引起的疼痛,不亚于剖腹产的疼痛,如果所言不虚(我是顺产,不知剖腹产痛楚几何)。那么,当时我每天至少要剖腹六次。记得我妈妈在边上伺候我喂奶时频率最高的一句话是:“作孽啊,你背上的汗珠子又像落雨了。”干毛巾擦湿了一条又一条,做母亲的艰辛只有自己亲历才能明了。

也许有人会说,做月子虚汗多是正常的,可我很清楚,这不是虚汗,完全是痛出来的。最惨的那几天,两个乳头的皮都被小宝宝吮破了,往往上午还能看到一块皮的残渣搭拉在乳头上。下午那块皮就被小宝宝连着奶一并吞下去了。此时我根本顾不上自己缺皮少肉,只担心小宝宝的肠胃能否消化掉那块皮,万一他娇嫩的肠胃无福消受这“荤菜”,我又该当如何?

在心情的如此循环往复中,我的两只乳头轮流经历着“开裂”、“出血”等前所未有的考验。甚至因为疼痛,我无法正常穿着胸衣,起身上洗手间也只能用大毛巾蔽体,真是万念俱灰。事后,有友人谓之“产后忧郁症”。此间,我也曾按图索骥地用过一些药方,却终因见效迟缓以及担忧是否会污染奶水而停用了。

除了乳头“内陷”,我的奶水也严重不足。宝宝每次吮吸完母乳后,还必须喝差不多等量的配方奶才管饱。吃不饱他就会一直“奶,奶”地哭个不休。那哭声在我听来就像是在讨奶喝,令我心如刀割。为此,我不但每天猪蹄、鲫鱼等轮番上阵,而且每隔几小时,就让宝宝吮吸乳头,也不管乳房是否有奶水的饱涨感,据说这样可以刺激乳腺,达到增加奶水的效果。无疑,这一尝试加重了对原本就娇嫩的乳头的“摧残”。

于是仅仅半个月过后,在“先天不足”和“后天不够”的双重压迫之下,我放弃了母乳喂养。后来碰到一些同月龄的妈妈们时,发现有类似情况的不在少数,大家谈起各自被迫放弃母乳喂养的情况时,我总忍不住唏嘘一番。再后来,看到周围有妈妈宽衣解带将宝宝抱扭怀中喂奶的场面时,我就会涌起深深的愧疚感,都怪我啊一如果乳头再长一点,如果皮肤再厚一点,如果痛神经再迟钝一些,如果我的意志再坚强些,我的宝贝,你就能喝妈妈的母乳直到两岁,那样你就会是最健康的宝宝,而不像现在这样,轻易就被感冒击得涕水满面。

如今你已长大。但每每想起此事,我依然视之为终生无法挽回的一大憾事。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会将母乳喂养坚持到底,虽然这疼痛曾让我刻骨铭心。但对每一个母亲来说,看到宝宝在自己的怀中吃饱喝足地睡去,才是最幸福的时刻吧。